? 第175章 素恩春色-猎艳江湖 365手机棋牌游戏中心下载安装_www.365棋牌游戏下载_365棋牌怎么送别人分

猎艳江湖

第175章 素恩春色

c2017-2-14 11:40:7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初更刚过,龙翼便离开房间,安慰了一下金正妍,自己带了一个小布包向那个荒废的小宅子走去,走到院外见四下无人,快速的溜了进去。

????“素恩姐……”

????龙翼叫道。

????“进来。”

????金素恩有些急切的应了一声,在这个小宅子里已经憋了两三天了,也只有龙翼送饭这个空算是见到人了。

????金素恩见龙翼只带了个小布包,有些不解的道:“你没给我带吃的?”

????龙翼神秘的一笑,把布包扔给她,“换上,我带你去个好点的地方。”

????金素恩疑惑的看了看龙翼,但还是把布包打开了,里面是一套太监的衣服,“你让我换这套衣服干什么,带我出去吗?”

????龙翼微笑的道:“出去是不可能的,给你换个好一点的地方,住着要舒服一点。”

????金素恩一听,明白龙翼是要让自己伪装,然后换一个藏身的地方,于是心中大为高兴,这证明离自己逃离这里又迈出了一步,“嗯,那你先避出去。”

????“我也不是没见过,至于那么叫真吗?”

????龙翼见金素恩瞪着自己,忙陪笑的点点头,“好,我避出去就是。”

????片刻,金素恩已变成一个活脱脱的太监了,龙翼上下打量了一下便盯住了她的胸部,“素恩姐,你能不能把你的胸部弄小点,这样一看就露了。”

????金素恩脸一红,狠狠的瞪了龙翼一眼,又进去了,过了好一会也不见出来,龙翼便忍不住,“素恩姐,好了没?”

????“没……你进来帮下忙。”

????金素恩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。

????“哦!”

????龙翼走了进去,见金素恩有些沮丧做在床上,上身就带着个兜肚儿,脸上已见了汗,大腿上放着一条宽布带子,龙翼一见就明白了,她背部有伤,自己肯定是系不上。

????“唉,这有什么呀,旱叫一声不就得了,咱们又不是外人了。”

????龙翼拿起在后边就给勒上了。

????“哎呦,你轻点……”

????金素恩痛的叫了一声。

????“别怕,勒不小的。”

????龙翼微笑的说道。

????“你……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!”

????金素恩气得丽脸更加的红了。

????“素恩姐,你这样好像有些太说不过去了吧,怎么说我也是舍命救了你,又为你办了这么多事,你怎么张口就骂。”

????还没等金素恩再开口,龙翼把帽子给她一戴,“走了……”

????金素恩上有伤,根本不敢怎么迈步,龙翼只好扶着她,那些侍卫龙翼早就交代过了,所以也没人上前盘问,有的也是远远故意打了个招呼,一路通畅无阻。

????龙翼直接把金素恩带到一处独门独院,其实这里就是后院偏僻的一个小院落,平常不会有人进来,俩人进了屋把灯掌起来,龙翼指了指里屋,“素恩姐,我给你预备了一桶热水,刚才是很烫的,估计这会也该晾得差不多了,你先去擦擦吧,小心伤口!”

????金素恩盯了龙翼一眼,还是走了进去,对一个女人来说,干净比什么都重要,这些天是脸没梳头没洗,已经脏得不成样子了。

????“素恩姐,如果身上的伤不方便的话就叫一声,我好人做到底。”

????龙翼随后又来了一句。

????“你最好是别进来,小心老娘跟你翻脸。”

????金素恩说着话的同时已经开始脱衣服,过了一会又问:“我交给你办的事办得怎么样了?”

????“还没去呢,现在依然在禁严出不了宫,不过,素恩姐你放心,我会尽快想办法的。”

????龙翼偷偷的一笑,“对了,你的那些同党我却帮你打听到了,活得死的都扔到郊外的乱坟场了。”

????里面突然没有了动静,过了一会,突然听到“扑通……”

????一声,接着听到一声痛苦的呻吟。

????“素恩姐,你怎么了?”

????龙翼也顾不得许多了,直接冲了进去,就见金素恩几乎光着身子斜倒在地上,身体不停的抖,上的伤口已经又透出了血,想来是刚才突然听到了自己同伴被扔尸一时情绪过于激动,龙翼过去把她抱上了床,她竟没什么反映,眼神有些呆呆的,水晕似溢似流的在眼中汪动。

????龙翼把金素恩的身体慢慢翻过去,从木桶中倒了一盆水,把毛巾浸湿从上到下给擦洗了一遍,接着,又把两处伤口从上过药包扎好,还别说,她的身材不真不是一般的好,纤细的小腰,挺翘的臀部,一双笔直笔直的玉腿,不见半点垂肉,肌肤光润柔滑,水珠落上去就像落到荷叶上一般,细碎的在白嫩的皮肤上滚动,这哪像是生过孩子的母亲。

????龙翼早就感觉金素恩的皮肤身材不错,但是夜明珠那点光线下怎么能看得这么清楚,他不觉心里就燥动起来,感觉血液在身体里膨胀的难受。

????慢慢的把她的身体翻转过来,金素恩的美目跳动了一下,似是刚闭上,两行清泪从眼角溢了出来,龙翼用毯子盖住她的,重新洗了下毛巾,把她的脸轻轻抹了一把,一张脸虽说有些憔悴,但绝显不出半点衰老的迹象,两叶睫毛又长又翘,上面挂着点点清新的水珠,轻轻的眨动间就像是被晨露浸染了翅膀的蝴蝶,小嘴含露欲滴,丽脸羞涩的红晕饱涨着白玉净霞般的皮肤。

????龙翼呼吸越渐急促,手也有些微微发颤,慢慢的拉下金素恩胸前的小兜肚,一双高耸的玉兔活泼的弹跳了出来,白白嫩嫩的,硕大饱满。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金素恩似是苏醒过来,一把护住了酥胸,两只修长白嫩的小手也只是护住了一半,美目轻轻闪动,带着羞涩又透着慌乱,直直的盯着龙翼,那一瞬间,两个人之间的空气,仿佛瞬间升腾一般,让人感觉非常的灼热难当!

????龙翼深深的吸了几口气,动作变得快起来,帮金素恩擦了擦脖子,接着拉起她的手,金素恩挣了挣,但还是顺从的放任了,龙翼顺着她的手臂擦拭干净,又洗下了毛巾,把她的手拿开,在她的胸部上轻轻的揉了揉。

????金素恩身体禁不住抖了下,忙闭起来了眼睛,再也不敢看着龙翼了,热呼呼湿润的毛巾在那里轻轻的揉动着,似是那热汽一下浸进了身体里,一阵通透的暖意,身上的毛孔竟一下全张开了,似是能感觉到那细细的汗痒痒的从舒开的毛孔钻出来。

????脸越渐红晕,感到阵阵发烧,连整个身体也浮起了一层红晕,金素恩感觉喉咙发干,心越跳越快,吸呼不稳定的急促起来。那暖暖的毛巾还在向下滑动,似是要融进自己的身体,或者是自己想包融他,金素恩几次想阻住他,可是却又提不起勇气和力量。

????多少年了,被高丽国王训练成杀手,她失去了太多太多,失去了爱人,也失去了爱,甚至自己的女儿也被利用成为杀人的工具,每每想到这里,金素恩就心里难受,可是自己不这样,又能怎么样?死可以很简单,但是活着更难,或许金素恩失去的太多太多,所以很多时候,她根本就无暇去想,似是忙得忘了自己还是个女人,也不知这么多年所做的是对还是错,是不是值得这样付出这样坚持……

????暖暖的毛巾滑过了,在那刚刚感觉到一丝丝凉润,另一处却又暖了起来,金素恩一阵惊颤,一股热流直涌上来,浑身瞬间酥软了……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龙翼的丹田内就如同燃起的一团火,炙热难当,那团小气团疯狂的乱窜乱跳,龙翼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会变成了没大脑,被支配的两条腿动物,怎么一见女色就想着叉叉就要发疯呢?

????多少次龙翼就差点把金素恩按在床上给叉叉了,可是在关键的时刻还是被一丝理智给拦下了,不过,龙翼也有另外一个想法,排除那些道德观念的话,其实上了她也没坏处,只是时机还未成熟,金素恩可是非常成熟的女人,用强固然可以征服她的身体,却是难以收服她的心。

????现在龙翼缺的不是女人,他需要身心灵都归属自己的女人,就像金正妍的归属一样,所以,这件事一定要慎重,如今金素恩心里最脆弱,最需要关心的时候,如果把握好绝对是个机会,对她细心一些,平时多关心一下,在顺其自然的情况下,来个水道渠成,龙翼的想法,其实也很简单。

????龙翼的想法很简单,可是有时候却苦了自己,为了压制自己的,咬着牙从金素恩的室内走了出来,盘腿坐在床上,不断用内力压制心中的那团欲火,可是,让他苦闷的是,那团欲火却是越压制越糟,自己的内力就像助燃剂一样,不但没压下去反而越加强烈,那腾腾的欲火好像要把自己的身体融化了,大脑里不断想着干女人,目前离他最近的也就是金素恩,所以满恼子也是金素恩的影子,那张成熟的丽脸,那处处透着女人成熟气息的……

????龙翼知道自己的,每次一想到女人就受不了,越想越难受,自从练了《圣心御女真诀》后好像就离不开女人了,似是每时每刻都想着女人?

????《圣心御女真诀》强调的是与地合之,以阴调息,悟之地道;这句话从直观上看,是以纯阴之体修,男人就是所谓的天,所谓的坤,就是纯阳之体,只要开始了《圣心御女真诀》的修炼,体内便会源源不断的产生纯阳之气,而修炼《圣心御女真诀》又必须保持自己的阴阳平衡,所以他就必须时时需要女人,直到达到一定阶段,与天地通灵,到那时就不用再通过女人的身体来调节了。

????此时龙翼正需要补充纯阴之气的时候,也就是需要女人的时候,可是他偏偏忍着,这也罢了,龙翼又偏偏运转内力来压制,这一运转内力刺激的身体各经络道更加活跃,阳气是越来越足,这不找死吗!龙翼一直在双修,可是一直不明白这个道理,总是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,甚至自己的,其实他根本不知道,这等于作茧自缚,那就像弹簧,压得越紧,反弹就会越厉害!

????龙翼猛然瞪开眼睛,双目赤红,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,肌肉隆起,青筋贲张,一道气流从丹田里直涌上来,要不是顾及到怕把宫里的侍卫引来定会狂啸一声,龙翼就感觉周身如炙,血气奔腾,似是要把自己给涨爆了,本能的一提内力,顺着手臂直达手指,手指连弹,“哧哧哧……”

????几道气流急促的气直射向了对面的墙上,就像子弹打中了一样,“砰砰砰……”

????每个孔都是深入两三寸,那墙可全是青砖垒砌的。

????龙翼似是感觉好受了一些,但也只是稍觉得好受,就像是发高烧时一条清凉的毛巾敷在了额头上,只是舒缓了那么一刹那间痛苦,他飞身下床直接窜到了院外,现在除了以外体内涨得利害,那团小气流不停的在身体里乱窜,龙翼下意识的想法就是把它发泄出去。

????龙翼急切的十指连弹,根本也没什么目标,丝丝气流在夜空中横飞乱窜,似是隐约能看到那道道气流穿过空气留下真空的痕迹,可是,随着他的发体各道又源源不断涌进更多的纯阳之精气,好像那纯阳之精气永不枯竭似的,此时,龙翼已进入了走火入魔的阶段,这样下去不是脱力而死,就得被突然打破平衡的纯阳之精气给涨破经脉而亡。

????龙翼感觉身体越来越炙热,五脏六腑好像变成了岩溶,光凭十指已不够发泄了,不觉就用上了功夫。

????金素恩自然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其实她根本也没睡着,被一个男人撩动了那么久她心里怎么会没一点反映呢,不管是龙翼有意的,还是确实出于对她的关心,但是那种原始的不是想控制就控制的,她也是正常的女人,只要是正常的人都会有那种原始的需求。

????一个好女人与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能控制自己,一个是任其发展,那金素恩是不是个好女人呢,这个很难区分,一个好女人与之间原本也没有明确的设定标准,都是相对而言,是本身自控能力薄弱一些,或者是根本就不想去控制,而好女人控制力要强一些,究竟有多强那也得看诱惑力的大小,超出一定范围一样控制不了。

????在龙翼给她擦身的时候,金素恩心里不断萌动着龙翼强行要她的想法,她是又有些担心,又是有些渴望,心里很是矛盾,从作为一个女人道德角度来讲,她很想抵触,可是从心里的那种原始的本能需求讲她又十分渴望,不过,最终龙翼没有动她,把她撩动得几乎没了什么抵御能力的时候,他却坏坏的走了,在临走之前还关切的把一些吃的放在了她的身边。

????在人的理智被某种东西占据的时候,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,金素恩心里自然对龙翼时时加以提防,很多时候认为龙翼关心自己纯粹的是为了达到某些目的,可是在那一瞬她的心里动摇了,有了很多想法,有了很多平时根本不去分析的东西,心里不时的闪现出龙翼这几天对她关心的细腻影像,把很多情节加以分类区分,在想着龙翼做这些是出于某些目的同时,也会想这其中对她真正关心成份有多少,甚至把一些情节认定为出于是对她的真心。

????金素恩大脑一但被这种想法占据便一发不可收拾,竟拿龙翼和自己失去的爱人对比,可是当她想起自己的爱人竟有些朦胧感,其实当年来说,那个人在她心里,一样的陌生,甚至还没有与龙翼相识这么几天来的真实,如果说,当时自己在爱人离开,对她来说是一种痛,那也只能是突然空虚的痛,不是那种切心透腹的痛,她这一想竟吓了一跳。 |||网|||

????这些年来自己根本已经没有对女儿父亲那种爱,在自己的心里,女儿的父亲根本就显不出他的地位和存在,甚至他在自己心里就是个象征,他在自己心里只是一个影子,想一下,从自己怀上金正妍开始,整整十七年了,他离开整整十七年,杳无音信,这样的一个男人,还值得等待吗?他是死是活,她都不知道,更不清楚。

????可是这几天见到的这个小男人就不同了,他敢很无耻的挑逗自己,不管是话语间还是不经意动作中,时不时会占着自己的便宜,如果在以前她会杀了他,可是她此时身上有伤不得不放任他,也在这放任中却让她心里品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这是以前没有过的,之前自己认识的所有男人根本不敢做的,不过,自己却感觉他所做的这些隐约是自己缺少的,也是一个女人所需要的。

????一个女强人之所以孤独,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孤独,她为了事业投入了太多的心思,在孤独时她会更加的把自己一切倾注于事业上,在那时候她根本就想不到亲情的可贵,或者说她觉得那些只是世俗的小环节,只有那些无志向的小人物才会玩的东西,可是当她某一天突然静下来才发现,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女人,也是需要情需要爱的,那些世俗的东西对自己一样重要,此时,金素恩就是处在这种心里。

????金素恩扶着墙慢慢挪出了屋,看到龙翼发疯般的样子竟有些担心,心里竟隐隐的揪痛,真有些担心他突然的倒下去,不觉的又想起他调戏自己的话,想与自己双修,现在金素恩似是真觉得龙翼没有骗自己,看这情景似是已走火入魔了,到了崩溃的边缘,也许就是他所说的因为没找到合适的双修对象一身功力将要尽废了。

????“轰……”

????一声,龙翼的整身衣服突然炸开了,化为一片片飞舞的蝴蝶,彪悍的身体毫无遮掩的展露出来,身体赤红,青筋贲张,肌肉隆起,一双眼睛喷吐着血色的光芒,透着野兽般的强悍,那猛兽显得更加凶猛,如钢铁铸就般斜指上天,紫痕玉鳞,有如小狮子般怒吼,在微弱的光线下闪闪发光。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金素恩吓的连退了几步,一坐在了地上,茫然间以为自己见到了怪物,这是人吗,这是人长的东西吗,如果这是男人的话,那也太恐怖了。

????龙翼听到后面的动静猛然回过身来,看到金素恩娇软的倒在地上,脸上带着惊慌,娇体微微的颤抖,孱弱的如绵柔无骨般,更显楚楚动人。

????龙翼此时是处在半疯半狂,理智懵然之间,与野兽没什么两样,一见金素恩哪还会想那么多,几步就奔了过去把她抱了起来,金素恩软软的就像一只小绵羊,连半点也没反抗,就任由龙翼抱着窜进了屋,美目直直盯着龙翼的眼睛,惊慌中又带着几份柔弱,不知是吓得还是期待,就像个小女人一样由着龙翼怎么做,没一点多余的动作。

????龙翼直接把金素恩甩在了床上,几把就撕碎了她身上的衣服,一双挺拔的突兀的跳了出来,不停的上下颤动着,可能龙翼把她甩到床上时触动了她身上的伤口,眉头痛苦的蹙了起来,但是根本没有时间容她缓过那阵疼痛,龙翼已经扑了上去,一张滚烫的嘴猛然吸住了她的小嘴,那条舌头强横的顶了进去,野蛮的在里面搅动着,然后又根本不容空的把她的香舌吸进了口中。

????金素恩几乎被弄的透不过气来,但是心里却突然感觉异常的兴奋,兴奋中又带着恐慌,不知龙翼的嘴为什么那么滚烫,自己的小舌头在被他吸进去的一瞬间,身上竟冒出了一层细细的香汗,有种要被他慢慢被蒸发掉的感觉。

????本来金素恩在被龙翼擦身时就被撩动的蠢蠢欲动了,那股渴望一直就没压下去,面对这种情况,马上就有的反映,虽然龙翼此时如野兽一般,大脑还不十分清醒,反而却越是感觉刺激,或许,人在潜意识中都有虐待与被虐待的倾向,只是多数人没机会觉醒罢了。 |##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金素恩一声惨叫,感觉那里一阵撕裂般的涨痛,就像一根烧红的铁棒突然进入了自己的身体。

????那根滚烫的“铁棒”根本没做停息,快速的运动起来,有如汽车的活塞,把缸体拉的火辣辣的痛,痛中还带着酥麻的感觉,让金素恩痛苦之中还带着兴奋,金素恩本来还有些矜持,此时哪还顾得那些,双臂猛然抱紧了龙翼的的脖子,玉齿咬住一缕长发,脸上的香汗也瞬间淌了下来。

????龙翼的身体如一头狮子一样弓着,重落猛提,金素恩的身体几乎被带了起来,龙翼可能感觉使不上力气,把她的腿整个折到头上,连同纤腰抱在一起,几乎就是把她抱在怀里。

????金素恩不只是那里撕裂的涨痛,而且还牵动了伤口,痛得她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龙翼,她很想骂龙翼畜生,可是看到龙翼那张扭曲的脸又忍住了,他现在确实如野兽一般,没有了的理智,就是骂也没用。

????为了减轻痛苦金素恩便把视线转移到别处,看着自己那飞舞跳跃饱满的酥胸,看着在自己体内运动那根,晶莹的液被带着飞溅出来,还带着挤压空气的声音……很快,大脑便进入的眩晕的状态,那猛烈的撞击一次次的深入自己的灵魂,感觉那里已经不再那么痛了,身上伤口的痛也已没了知觉,那飘然飞起的感觉淹没了一切疼痛,她甚至很想配合龙翼的动作,只可惜龙翼抱得太紧了,根本就动不了。

????金素恩感觉到从没有过的快感,从没有过的刺激,那一次次的冲击有如大海里涛天的巨浪,又有如火山岩浆爆发一样,铺天盖地让自己根本透不过气来,自己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,如果可以的话,她很希望就这样死过去,那是一种如入仙界的感觉……

????“……”

????金素恩发出了难以控制的一声声,带着疯狂,又透着荡,完全是下意识的,也是完全出自内心的。

????身体那难以忍受的兴奋已达到了极限,像潮汐一样一袭来,袭卷着自己整个身体以至每条神经的末稍,自己就像浪尖上的一叶小舟,处在那被抛向半空中瞬间失魂般眩晕的状态。

????紧接着,一股暖流突然涌进了自己的身体,就好像自己还处在半空中时又突然遇到了一阵飓风,把自己又一次荡了起来,荡得更加的高了,身体不受控制的痉挛扭动起来,恨不能把自己揉进他的体内,那暖流疯狂的在自己身体里浸袭着,勾起自己的灵魂,扯拽着要从自己的身体里分离出去,感觉自己的身体要被掏空了。

????龙翼只是稍稍缓了缓,又疯狂的运动起来,也把金素恩带入了再一次的巅峰之中,金素恩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,感觉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死的,可是却有一种宁可这样死去的想法。

????“啊,啊!我不行了……饶了我吧!啊!求你了……”

????金素恩抱着龙翼的脖子疯狂又无力的摇动着。

????此时,金素恩已完全被龙翼很抱在怀里,双臂紧紧的缠住他的脖子,一头秀发散落垂下,像瀑布一样飘动,额头上的几缕发丝已被汗水浸透了,整个身体像刚沐浴出来一样。

????同时,龙翼身上也是汗流如洗,随着每一次撞击,那汗水都会溅落下来,很快,金素恩再一次暴发了,这次,金素恩感觉体内不只迎来了一股暖流,还有一股股炙热岩溶般的东西冲自己的体内,烫得她一阵阵抽搐痉挛,感觉自己真得要晕过去了。

????对于过来的女人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,心里禁不住自叹,终于要风停雨收了,那样虽好,但是老娘我的身体受不了啊!

????可是,就在金素恩这样想的时候,龙翼居然没有停歇的征兆,依然在奋力,力量依然不减,似是就没完了似的。

????“停、停!放开、放开老娘,你个臭小子……还想要老娘命吗?不行了……啊……”

????金素恩毕竟是成熟的女人,在关键还有些理智,别说她身体还没复原,就算是复原了也受不了。

????金素恩在心急之下一口咬住了龙翼的肩,龙翼一吃痛终于清醒了些,估计也是因为发泄过一次了,又连吸了金素恩两次纯气,身体已经稳定了一些,如果是开始,就算打死他也清醒不过来。

????“素恩、素恩姐……”

????龙翼有些吃惊的瞪着金素恩,不过并没停,只是渐渐缓下来。

????“你混蛋……”

????金素恩有些小怒意。

????“素恩姐……我、我不故意的……”

????龙翼显得有些歉意,本来没打算这么快的,怎么就突然把她上了呢。

????“那你、你还不停……”

????金素恩含羞带怒的说道,心里七上八下,矛盾至极。

????“哦……”

????龙翼应着声却依然没停,不是他不想停,而是实在停不下,那一阵几乎已走火入魔了,激起的纯阳之气太多了,显然还没有得到平衡。

????“你、你是不是……想弄死我!”

????金素恩大脑是一阵阵眩晕,在龙翼那缓缓的冲击下,她又渐渐进入了美妙的境界,竟忍不住呻吟起来。

????金素恩这一呻吟龙翼也又忍不住了,动作再一次加大力度,此时龙翼有了些理智自然明白金素恩的身体状态,这样下去真会出人命的,稍犹豫了一下,便开口轻声道:“意守丹田,玉珠轻含,上引为天,下接为地……”

????金素恩看了龙翼一眼,然后按照他说的心法运气,身体顿感精神多了,体力也恢复了不少,似是感到身体的各道中有丝丝清凉涌出顺着经脉聚向丹田,随着龙翼的运动越聚越多,不只如此,似是连那种美妙的感觉也又跃上了一个台阶,如果说刚才已经是让她,此时已无法用语言比喻了,只能用那一句,相见恨晚,自己做了那么多年的女人,直到此时才真正知道了做女人的滋味。

????随着双修的逐渐升华,两人已经如漆似胶的纠缠在一起,尤其是金素恩,已经几度昏迷,就在最后一次晕过去的一瞬间,嘴里还不停的嗫嚅着,“混蛋……混蛋……”

????龙翼嘴角微微一挑,露出了得意的笑容,此时他终于完全清醒了,身体舒服得不得了,精神也倍加的饱满,就好像喝了兴奋剂一样,就没有一点疲倦的感觉,龙翼高兴得抱着金素恩狠狠的亲了几口道:“好素恩,真是朕的好宝贝,以后朕一定好好对你……”

????“朕……”

????金素恩一听大吃一惊,她连忙道:“你骗我,你不是太监,是皇帝。”

????龙翼顿时感到一阵懊悔,自己高兴过头,居然不经意间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了,此时想要改过来已经来不及了,而且她迟早也会知道的,索性自己承认算了,于是龙翼说道:“朕的确不是什么太监,朕乃天朝的皇帝,你想要刺杀的那个人。”

????金素恩一听两手不停地往龙翼身上打去,嘴里说道:“你个……大坏蛋……你个……骗子……”

????见金素恩那发泄式的殴打,龙翼知道她从心里已经接受了自己,于是连忙抱过她说道:“素恩,对不起,朕以后不会骗你的,朕会一辈子对你好的。”

????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混蛋……”

????金素恩听后满脸高兴的神情,她嘴里虽说这不要,但是两条玉臂下意识的搂住了龙翼的脖子,脸上洋溢着既幸福又有些痛苦的表情。

????龙翼有些心疼,用手轻轻拂了拂金素恩那还贴在额头上被汗水浸湿的碎发,接着也紧挨着她躺下了,两只手抓着那饱满的酥胸,虽然此时兴奋的没一点睡意,却是愿意这样温存下去,搂着美人睡觉本身就是一种享受。

????龙翼虽然没什么睡意但还是不知不觉的眯了一觉,天刚一蒙蒙亮便醒了,这是他这段时间养成的习惯,或许可以这样说,他压根没有睡得着。

????静静的看了一会金素恩的俏丽的脸蛋,小嘴角微微上翘,小脸蛋透着粉嫩的红晕,简直如幸福的小女人一般,哪像三十六七岁的女人,龙翼还真没问过她究竟多大,不过,就算她四十岁又如何,那身材和那姿容依然是摄魂夺魄,虽不是十小姑娘般的娇艳,却是透出成性的魅力,换句话说,十岁的小姑娘如同一杯烈酒,那么成熟的女人就是一杯陈酿,其甘美香醇更另人回味。

????但是龙翼一想起她是金正妍的娘心里还是有些怪异的感觉,不过同样有种罪恶的刺激感,更能激发原始的,就像是伊甸园里的苹果一样,越禁的东西越有诱惑力。

????金素恩一双玉臂一夜间就那么搂着龙翼的脖子,下意识中体现了她的幸福与满足,酥胸半遮半掩,龙翼的手还放在那里,一阵阵温暖的感觉时时刺激着他的神经。

????龙翼有些调皮的用手指捻了捻那一点粉嫩,接着用指法弹了下,那酥软的马上一阵颤动,让人忍不住要喷血,金素恩似是感觉到了龙翼的调皮,美目猛然睁开,带有愠怒的盯龙翼,龙翼一阵尴尬,哑然的朝她笑了笑。

????“你闹够了没有……你简直……”

????一句话还没说完,金素恩一张脸便红透了,忙推了一把龙翼,把毯子全拉过来盖严自己。

????“谢谢你,素恩姐……”

????龙翼说着又笑了笑,调皮中又带有几份真诚。

????“谢我……老娘被你……可害苦了……”

????金素恩也不知从哪来了一股力量,猛然推了龙翼一把,竟把龙翼推滚到了地上,好在龙翼身手还算灵活,没摔个够呛。

????龙翼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受如此“偷袭”可每一次都是被“击倒”对于美女,他真的是免疫力。

????“素恩姐,没想你精力还这么足。”

????龙翼嬉皮笑脸站起来。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金素恩猛然用手捂住了脸,小嘴角还露出了羞涩的笑意,在龙翼站起来的那一刻,那根猛兽正虎视眈眈雄踞于那里,被她看这正着。

????龙翼不在乎的俯,轻轻在她樱唇上吻了一下,金素恩没料到龙翼会有如此举动,有些举止无措的又睁开眼睛,似怒似羞的盯着龙翼。

????龙翼转了一圈,疑惑道:“素恩姐,朕衣服呢?”

????“谁知道?”

????金素恩没好气道。

????龙翼坏坏的笑道:“那昨晚不是你给朕脱的吗?”

????金素恩一听一张脸更羞的不行了,气恼的拿起枕头就扔向了龙翼,“你滚蛋……”

????“哈哈……”

????龙翼把接在手里的枕头又塞给金素恩,“素恩,小心你身上的伤,你要打朕站这里给你打,你要弄疼了身上的伤朕可是要心疼的。”

????金素恩心里顿时一暖,不过一想起昨晚又有些恼,昨晚他哪曾关心自己的伤,金素恩自然不好意思再提,只是给了龙翼一个白眼。

????龙翼在屋内转了一圈,穿好衣服,回到金素恩身边,趁她不备又快速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,“宝贝,好好休息,朕先出去办事了。”

????“滚蛋……”

????金素恩想举龙翼,龙翼早已跑出了门,望着龙翼那消失的背影,一阵失神,一张脸是红了一阵又一阵,烧了一气又一气,心中有幸福也有种罪恶感,但是想了想,却不觉得有什么后悔。

????龙翼慢慢从房内走出来,这个时候,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下一步计划,最让龙翼兴奋的还是金素恩,昨晚与她糊里糊涂的疯狂了一把绝对是个变数,比刻意安排的效果还好,能不能征服她的心不敢确定,但是她的身体是肯定征服了,下面就看如何发展了,不过以后对她应该更细心一些,更重要的还是俘获她的心,虽说一个成熟的女人不容易对付,不过,也不是没可能的。

????如果将金素恩和金正妍并排一起放倒在床上,那是何等的美妙?想着,龙翼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。

评论列表: